这些年一直有的那些记忆

这些年一直有的那些记忆—— 记外公去世七七四十九

    时间的流逝一部分在证实着价值得存在;另一部分却是在冲淡着记忆。为了不让并不完整的记忆碎片被时间冲的七零八散,所以提笔记录那些记忆的点点滴滴。其实更多的是害怕过早的忘却,也如鲁迅先生所说的那样,再不提笔记录,那些记忆将变得模糊不清,本模糊不清的变得一无所有。

   追忆那些记忆。这些年或是这么多年沉浮在脑海中的记忆特别多,如果想起记录,想起提起,提笔却不知该从何起,如果以昨天,今天的模式来述说,可昨天的时段太长,而今天的感慨甚多,那么就尝试着用模糊,清晰的方式呈现吧。

    孩童时期的记忆是模糊的,但也是深刻的。小时候大部分的时段是在外公,外婆身边渡过的,在记忆中外公总是那么的不太严肃,不会给太多的承诺,却喜欢给我们惊喜。有这么一件事现在想起来还能乐呵呵的美,那时候的夏天特别炎热,而在乡下的村庄清澈的河流到处可见,当大孩子们在小河里面游玩时,那是我一小p孩最羡慕,也是最想立刻滑下水的时候,可这个危险系数可以是五颗星啊,但小p孩懂什么,只知道那里面其乐无穷,此时被大人们按在岸上,不下了水的感觉就像嘴前有一苹果而怎么用力却始终差那么一公分,那个哭啊,闹啊。这么折磨人的日子没太久,因为外公家多了一件宝物,一个木头做的大长盆,那可就其乐无穷啦,中午我可以躺里面午睡,下午大孩子们在小河里游玩,我就在盛满水的大长盆里游玩。这样的片段其实还有很多只是记忆的模糊。

   孩童时的记忆是模糊的但也是有趣的,当再大些的时候记忆是完整的是深刻的。在我们那个年代的夏天特热闹,而且有一种声音是所有小孩子们都喜欢的,那就是卖冰棍的声音,那时候卖冰棍是流动的,自行车后面架一木箱,冰棍放木箱里并用棉袄裹着,然后骑着自行车,大路小路的骑着,并一只手扶自行车手把,另一只手拿一小木块敲打着木箱,再喊着卖~冰~棍~喽。天天吃着冰棍那是多么美妙并奢侈的享受啊,我不用像其他小孩那样哭着闹着来得到这份享受,因为每天都会得到一热水瓶,里面放着冰棍,那便是我外公食品厂的,是外公特意为我准备的。当然那时候上学特期盼周末,因为可以去外公的食品厂玩,有时候玩一整天,到晚上了才想起来要回家,而外公眼神不好,特别晚上对面有灯光的时候更麻烦,然而外公拧不过我,还会骑车送我回家。当然也有时候外公把我抱在怀里摇睡的。

    小的时候更多的在外公,外婆的呵护下长大的,但渐渐长大,也是为了学业而努力忙碌着,那样去他们那就变的越来越少,学习的时候只有放假才会偶尔去看看,玩玩,当毕业了,工作了,远离家乡,唯有的沟通就是电话,电话的那头永远都是关怀,总说着一人身在外要关注吃,穿啊,别累着啊,如果实在适应不了就回来啊。在他们关心呵护下长大成人,结婚生子,每当周末携着媳妇,带着孩子去外公,外婆家,他们就觉得无比高兴,幸福,总是找点东西给我们吃。

    噩耗来得如此突然,让人窒息,让人招架不住。五十天前的周五,本说周末带着孩子去玩玩的,可突然接到老妈的电话说外公走了,当时一阵莫名其妙,第一反应就是问了老妈一句,嗯?谁的外公。老妈电话那头传来的声音开始哽咽,挂了电话,立即中断了手头上所有的事,直奔舅舅家,当我到的时候舅舅家已经塞满了人,当看到外公躺在那的时候,眼泪却控制不住的像在涌出。当天晚上风雨交加,难道这就是老天爷的方式,送别这样一位清廉的老共产党员吗!当天晚上睡觉的时候,还梦到外公并没有离开我们。

    当人已离去,我们需要做的是珍惜身边的,人生在世上的轮回是多少年,当我们看到满脸皱纹的老人们的时候,我们是不是该想想多抽空陪陪他们,多为他们做点什么!

     外公,您的一生是劳累的,为自己想的甚少,为他人,为下一代付出了甚多。现在在天堂安息吧!享福吧!

     外公,您的外孙,外孙媳妇,增外孙女在此祭奠!


已发布

分类

来自

标签:

评论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